媒體報導

2020-09-24 - DIGITIMES

AHEAD Medicine執行長王毓棻:創業路上沒有白走的岔路

由台大醫院內科部血液科、台灣大學醫學院內科、國立清華大學電機工程學系、人類行為訊息暨互動計算研究室等多方團隊跨領域合作,在2020年4月獨立出來成立新創企業的智慧血液診斷與預後預測團隊AHEAD Medicine(先鋒智能),是以人工智慧(AI)演算法,協助醫師提高辨識血癌與淋巴癌的正確率與效率,讓癌症病人可及早發現及早治療,提高治癒率的智慧醫療新創企業。

在北美台灣工程師協會(NATEA)以及台灣科技新創基地(TTA)合作協辦的第一屆台美新創論壇(UTSF)中,AHEAD Medicine獲得不少創投家與聽眾的關注。DIGITIMES專訪共同創辦人與執行長王毓棻,談創業理念以及獲選參與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SkyDeck創業加速器的收穫與心得:

問:創業的起心動念是什麼?為什麼會從事癌症相關研究,而且是聚焦在血癌上?

答:我13歲時發現脖子腫起來,但一開始的醫師以為只是功能異常,拖了一年多才確診是甲狀腺癌,可是確診後卻已經轉移到淋巴。後來在台大醫院治療,被當時的醫療團隊熱忱感動。那時就暗自許願,如果能被治癒,也想參與這個領域的工作,讓癌症治療更進步。

因緣際會去美國德州休士頓Baylor醫學院念轉譯生物與分子醫學時,他們剛好開始一個研究所,是把醫院團隊和研究室合在一起共同指導研究生。我除了研究所導師外,還有一個乳癌專科醫師擔任臨床導師。每週跟診時,可以了解在臨床上遇到什麼問題,回到實驗室時,又可以開發什麼東西來協助醫師。

一開始是做乳癌研究,後來到藥廠工作時,接觸過各種領域的癌症,例如乳癌、淋巴癌、大腸癌等。我和台大醫院結緣,是因為我在藥廠任職推廣淋巴癌新藥,要在台灣上市。但因為這種病的病人不多,預後卻很差,無法和其他藥物一樣做很大型的臨床試驗,所以與台灣食品藥物管理署溝通時遇到困難。公司要我去說明並釐清,需要採取哪些步驟,才能順利把這藥物引進台灣。因此我積極與血液科醫師聯繫,去了解台灣的臨床現況與國外的差異,也因為這個案子,和血液腫瘤專家建立了很強的互信關係,成為很好的朋友。

我對血癌與淋巴癌有很深的使命感,因為幾年前我做乳癌研究時,那時已有標靶藥物,我看到透過標靶藥物治療,乳癌病人的預後有非常長足的進步,現在平均5年的存活率已經達到90%。而且因為檢驗技術的進步,也讓病灶可以在更早期被檢驗出來。後來接觸淋巴癌和血癌,跟醫師討論後,才發現這類疾病的醫療和乳癌比較起來還有很大進步空間,需要標靶藥物選擇的多樣性以及更進步的檢驗診斷工具。

後來因為健康狀況(紅斑性狼瘡)的問題,被迫離開藥廠職務。休息一段時間後,醫師邀請我加入他們的研究團隊。我和血液腫瘤科醫師密切討論與思考,在這個情境底下,會需要哪些工具提升工作效率以及醫療品質。由於能判讀檢驗結果的人太少,病人的量又很大,當人力不足的問題無法解決時,就會變成一個負面循環,拖慢病人獲得早期治療的時機。所以最關鍵還是需要提高判讀報告的產出才能趕快決定應該如何治療,因此根據醫師的回饋去找AI工程師團隊,由臨床醫師告訴我們需求,再去跟工程師溝通如何設計和開發這個產品。

問:雖然對醫療這麼有興趣,為什麼大學卻是念生物,後來又去美國念醫科?

答:主要是考量到我那時還在接受治療,而醫學院課業壓力重,又要住院輪班實習,怕身體承受不了,因此決定念生物科技,走藥物研發的方向。但過程中我還是比較喜歡偏臨床的東西,我可以了解還有其他哪些面向可以切入開發工具,比開發藥物更能快速從臨床上看到幫助的成效。當時美國剛開啟轉譯醫學學程,我也很幸運申請到全美第一個轉譯醫學研究所,前往美國深造。

問:感覺似乎有種天命和呼召在引導你走這條路!是什麼機會使你們決定把研究計畫成果變成產品,甚至成立新創公司?

答:受到健康狀況影響,我一直被迫放棄原先的想法和換跑道,卻也因此有機會到血液科與醫師一起研發這樣的產品。我們一開始申請了科技部的專題研究計畫,不夠的經費其實都是參與老師們自掏腰包墊付。參加醫學年會發表簡報時,有非常多其他醫院的醫師都過來說,他們也需要這樣的工具。既然迴響非常熱烈,所以決定做成產品,取得FDA驗證,這樣才能提供給專業人士使用。

因此,我之前在研究所學程式語言和在藥廠擔任產品經理的經歷,反而又可以派上用場了。這就跟蘋果(Apple)創辦人賈伯斯(Steve Jobs)以前說的一樣,他在創辦蘋果之前所學的龐雜知識,到後來對他的產品開發都有很大幫助,完全沒有白走的岔路。這條道路上,也遇到很多針對如何改善治療和醫療環境有熱忱的朋友,也剛好我們都是在產業鏈不同的位置,可以串聯彼此的能量和專業,一起做一些事。

問:運用AI做為提升診斷效率工具是在美國就有的想法嗎?

答:我在美國做的一個乳癌研究子計畫,就曾想開發程式來判讀病理切片,在正常乳腺組織中找出乳癌細胞。但限於當時AI技術尚不成熟,雖然可以進行分類,但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但我始終相信有一天一定可以突破技術限制,覺得如果有足夠的資料量,找到適當的工具,一定可以開發出適合的診斷工具。直到我回國工作一陣子後,就開始讀到頂尖醫學期刊發表應用AI針對處理醫療不同情境展現初步成果的論文,覺得時機已經成熟,應該可以找到足夠的技術專家一起開發。 

問:從那時候有這點子,到後來真的把這個AI診斷軟體做出來,大約隔了多久時間?並找到哪些AI專家來協助你們達成目標?過程中有遇到什麼挑戰嗎?

答:應該有10年了。那是2007~2008年我在休士頓Baylor醫學院發想的,初步嘗試成效不夠好我也就放棄轉作其他項目,而這個計畫是2017年開始的,所以差不多放了10年。我在2016年底去參加陳昇瑋教授(曾任台灣人工智慧學校校長)辦的台灣資料科學年會,特別去找對醫學領域的應用有發表論文的講者,在那裡認識了清華大學電機系的李祈均老師,會後跟他交流我的想法,希望可以進行跨領域的合作。

我們很快就與血液科的醫師開會討論,組成工作小組,進行初步的測試,發現效果非常顯著,因此在院內寫了一個大型的研究提案,把醫院內已經電子化的資料整理出來,並且開發演算法。包括資料的整理、清洗、建模,演算法的開發,大概花了半年的時間,測試下來就已經達到頗令人滿意的效果。2017年底,我們就在美國血液疾病年會發表了3篇論文簡報。

在計畫執行初期,我覺得比較困難的是要申請通過臨床評議委員會的審核第一個運用這樣大量臨床資料的研究案,因為這都是臨床的資料,在申請過程中需要來回與醫院倫理委員會以及相關部門主管們協調,訂定相關資訊安全以及隱私保護的措施要花比較多時間確認,我們要如何配合,讓大家都能安心。

花最多時間的是資料的整理,因為這些資料可能是散在不同的地方,而每個醫師在打報告的時候有自己習慣的寫法。必須從當中找到固定的規則,並轉換成同一格式,才有辦法建模。在醫院裡面發想並進行這個案子的好處是,醫師自己也很想要有這樣的工具,所以可以定期開會,來來回回詢問與請教他們,避免在進行資料轉換和編碼的時候,有誤解和誤差。而且在專案開始的時候,醫師們還幫我們上課,讓我們知道為什麼需要解決這個問題,並定義資料格式與細節等。 

問:為何決定把這個研究計畫從醫院分拆出來,並且轉型成為企業?

答:前面提到我們參加醫學會發表,獲得很多迴響,因此決定要做成產品,但這問題就來了,需要很多人力以及資金。剛好李祈均老師也是台大AI中心一個子計畫的負責人,有個機會要去美國參加CES展,他就從手上很多個跨領域合作案中,把我們推出去,也是因為這樣,才知道科技部其實有個價創計畫。雖然我們已經把演算法開發出來,但若要落地並且變成更成熟的產品,就需要一個團隊,以及智慧財產的布局等等,價創計畫剛好可以滿足需求。所以我們就在CES展上一邊擺攤位,一邊準備文件申請那個計畫。

很幸運地我們2019年4月獲選了,才有足夠的經費去延攬一些很有經驗的工程師,找來在台積電以及矽谷待過的軟體工程師,緊密地與AI工程師合作,確定如何把研究環境的原始碼轉換為可以反覆驗證並且能通過品質管理系統的軟體程式碼。

問:是什麼機緣去參與柏克萊的SkyDeck加速器?

答:除了價創計畫,我們同時獲選2019年7月科技部的前進矽谷計畫,科技部甄選了8個新創團隊送去SkyDeck做3個月的培訓,參加SkyDeck的全球創新計畫(Global Innovation Program),SkyDeck有一系列的課程來輔導像我這種第一次創業的人。他們的顧問團非常堅強,也在矽谷有非常雄厚的人脈網路,可以做我們的後盾。雖然時間只有3個月,認識了很多美國的醫療領域專家,也讓他們了解這是很新的產品,並建議在法規部分應該找哪些人幫忙,也在智財、合約、募資計畫以及如何做簡報以符合美國的標準等等,給我們非常寶貴的建議。

有幾個業師看到我們的努力,願意幫忙寫推薦函,讓我們申請成為正式的團隊。因此2019年9月的計畫結束後,我們就提出申請參加2020年1月的正式梯次,也很幸運地在全球海選的1,600多個隊伍中脫穎而出,成為獲選的24個隊伍之一,得到SkyDeck的創投資金投資10.5萬美元,並指派3位非常有經驗的業師輔導。
但因為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的關係,我們決定暫緩赴美留在台灣,透過每週與業師線上開會,參加線上論壇。我們9月底就會從這個梯次畢業了,但還是希望明年加州疫情結束或穩定後,可以再回去。由於他們對於創辦人的學經歷、產品的技術實力、智財布局完善度都進行審慎的評估,能獲選等於是對團隊的一種高度的認可。

我們的3位輔導業師都是醫療機構、檢測服務領域的翹楚,也有自己創業成功的經驗,與國外醫院和企業簽約談判時給我們非常多的詳細提醒和建議,這樣的實戰經驗是在台灣很難找到的。

問:你們這次的募資計畫目標是?目前已有哪些股東?

答:我們4月才從學校獨立出來成立公司,是種子輪,目標250萬美元,希望在年底前完成資金的募集,明年就可開始執行申請FDA認證的流程。除了SkyDeck外,我們有5個共同創辦人,親友及天使投資人,學校技術股則由台大、台大醫院和清大共同持有。

問:你們的商業模式?類似SaaS?

答:是的,我們軟體是架在雲端,授權給醫療機構使用,依照其他授權軟體的模式,每年依照使用者人數收取授權金,且因分析功能的多寡而有收費等級的區分。架在雲端的好處是可以很快更新給世界各地的客戶使用。在獲得保險給付之前,這可以提前創造營收的方式,未來也希望可以獲得保險給付。這是很新的領域,但在美國已經看到有非醫療AI判讀軟體成功地先取得認證後就收費,之後再去申請保險給付。

問:以後也可能再把服務範圍擴大到其他癌症檢驗樣本的判讀?

答:是的,流式細胞儀(Flow Cytometry)的檢驗除了用在血癌和淋巴癌的檢驗和監測外,現在已有愈來愈多的應用,包含已經蔚為主流的免疫療法或是細胞療法把它用來評估免疫系統與腫瘤之間的交互作用,包括偵測表面抗原,以及測量免疫細胞。未來也可以再開發新的分析模組。

問:請問你們對市場成長潛力的評估?

答:Marketsandmarkets.com的全球流式細胞儀市場調查報告顯示,全球2018~2023年的平均年複合成長率(CAGR)達7.6%。而且除了美國以外,其他開發中國家隨著醫療的進步和經濟的成長,對更新檢驗技術的需求也與日俱增。成長幅度以亞太地區最驚人,同時期CAGR有10.4%。所以我們也馬上要參與AppWorks的加速器,希望可以透過他們,對如何進入亞太地區新興市場有更多的了解。我們覺得台灣擁有非常多高品質人才,政府近年對新創生態圈的投資也很多,資訊取得非常快速,具備做研發產品原型的利基。但市場太小,是不可能完全做內需的,因此希望建立一個模式,以台灣為研發中心,並把海外市場的營收回饋到台灣來,培植這裡的團隊和人才。

 

以上文章轉錄自 DIGITIMES